代理爸爸考察日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9:35
  • 人已阅读

  谢良羽是我爸爸,但我从未见过他,妈妈说,我半岁大时他就归天了。上幼儿园的第一天送我上学的人不是他;我学脚踏车时帮我扶车后座的人不是他;被小朋友欺侮了回家找人哭诉,我也不是找他,而是别的一个人——林阿绿。

  林阿绿在我的人生中表演着父亲的脚色,由于他和我妈重组了家庭。可比来我愈来愈讨厌林阿绿,因而我想方设法给他找麻烦。我捉住每一个机遇向他人倾吐林阿绿对我有如许不好,结果招致我的班主任和亲生老爸的同窗们个个都对他横眉冷对,每次我看见林阿绿露出不明以是的为难心情,都觉得高兴极了。

  

  我对林阿绿的熬煎,是在那件事之后到达高峰的。我在诞辰以前向亲生老爸谢良羽的同窗们提出一个乞求——诞辰那天寄一张贺卡到我的学校,我心愿我的教员和同窗们看到即便我爸不在了,我也是有人爱惜的。

  我的要求很快得到呼应,我诞辰那天,我收到了整整一壁包车的礼品。班主任还特意开车将我和我的礼品一同送回了家。林阿绿看着在门口堆成小山的礼品,目瞪口呆。而我妈的神色出格好看,她关上门后就起头劈头劈脸骂起我来,林阿绿急忙劝我妈,我看到林阿绿阿谁怂样气不打一处来,因而我大喊起来:“我本年的诞辰心愿,等于不许你们把小孩生上去!”

  我妈气得脸都变形了:“你……你说甚么……”她的愤怒中带着诧异。是的,我早就晓得我妈有身了,她和林阿绿的孩子就要出生了,我对林阿绿的恶感,等于从那时候起头的。

  我回头指着林阿绿大喊道:“还有,我要林阿绿去死!你把我亲爸爸换回来!你去代他死!你去死!

  林阿绿的脸僵住了,一下子他说道:“别说了。”

  “就说就说!你去死!”

  “啪!”整个世界都安静上去了,我撒野的声响、妈妈在一旁高声斥责的声响,局部消逝了。林阿绿打了我,狠狠的一巴掌。

  脸颊上火辣辣的痛苦悲伤让我冲向林阿绿,在他肚子上狠狠地捶了一拳,而后一头扑进他怀里起头嚎啕:“你为甚么从前从不打我?不论我做错甚么都不打?你不打我就代表你不喜欢我!”

  我晓得我妈一定在想:这是甚么见鬼的逻辑?要晓得,作为亲妈的她,我一惹她,她就上手抽我脑门、搡我肩膀,她才不怕我会因而记她仇。但林阿绿不同,他虽然始终对我好,可他从不打我骂我,这等于隔膜,他以为他不资历。这些日子,我作了这么多怪,等于心愿林阿绿大白,他有这个资历。

  比来这段光阴,我天天都在惧怕,小弟弟小mm一旦出世,我就不再首要,会被这个一向对我疼爱有加的林阿绿嫌弃。而如今他的这个耳光让我确信,我会一向首要,他也会一向爱惜我。

  就这样,我在涕泪滂沱中渡过了我的十三岁诞辰。